欢迎光临尚斯集团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尚斯国际出版社跻身俄三大主题图书出版社领导活动 来源:尚斯国际       发布时间:2018-04-19

2017-04-29 尚斯国际 尚斯国际出版社

      “俄罗斯现在出版中国主题图书实力最强的有三个出版社,两个在圣彼得堡,一个在莫斯科。”俄罗斯科学院东方文学出版社社长斯维特拉娜·米哈伊洛夫娜·艾妮肯耶娃不紧不慢的说,作为有着40年出版经验,又略通中文的她,对俄罗斯出版界发展及现状可谓了如指掌。

      “三个实力最强?圣彼得堡哪两家?莫斯科只有一家?是哪个出版社?”尚斯国际出版社创始人M先生问道。

      “圣彼得堡最大的两个主题出版社,一个是圣彼得堡东方学出版社,一个是圣彼得堡科学出版社;莫斯科实力最强的,是你们尚斯国际出版社。”

      “不可能,我们成立的时间很短,到下周三,也就是4月13号我们出版社成立才7周年。而莫斯科涉足中国主题图书出版的出版社,有很多都是几十年的历史。”M先生断然否认。

      “那么,你们现在每个月能出版多少本书?”

      “3月份完成了11本;4月份也只有17本可以完成。2017年我们的出版计划,关于中国主题的也才不到200种,这对我们来说,太少了,应该出版更多:我们的书店,再不抓紧时间出版俄文版图书,好不容易发展的顾客会很快失去的,毕竟关注中国的很多读者不懂中文,还是希望阅读俄文版中国主题图书。”

      “单纯中国主题和东方主题方向的出版,每个月这么多的出版数量,已经非常大了”斯维特拉娜·米哈伊罗夫娜·艾妮肯耶娃解释:“尚斯国际出版社这几年出版的图书数量大家都看到了,质量也是大家都认可的。更重要的是,难道你自己没有发现,现在俄罗斯涉及中国主题的图书出版项目,你们参与或者不参与,已经举足轻重——这几乎决定了项目是不是能完成以及什么时候能完成。”

      这个排名对于M先生来说,实在有点意外,也几乎不敢相信,因为这意味着,作为中国主题出版社,尚斯国际的实力已经位列莫斯科第一!

图为尚斯国际出版社员工在莫斯科书展前布展。


图为尚斯国际出版社即将发往各个合作书店的图书,2017年,在俄罗斯经济依然步履维艰之际,尚斯国际出版社图书销售却出现快速增长的态势。


      事实上,做为一家在初创五年多时间里,完全依赖市场生存的尚斯国际出版社来说,最关注的只是图书质量、市场销售和读者评价,却从未敢去和诸多有着数十年或者近百年历史的本地出版社一争高低,更没有关注过出版社在当地的排名和在俄罗斯出版界的地位。

      即便从2016年开始,尚斯国际出版社受到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进口管理司和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工作小组的关注和支持后,尚斯国际出版社的管理层也从未敢丝毫放松对图书质量的要求和放慢市场营销的步伐。


      M先生叫来总编罗曼·米哈伊洛维奇,说:“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说过什么?”

      罗曼·米哈伊洛维奇肯定的说:“当然记得,我说过了,我们要做第一”


      三年前,当M先生打算聘请已经在圣彼得堡科学院出版社做了快6年编辑部主任的罗曼·米哈伊洛维奇做总编时,罗曼·米哈伊洛维奇提了两个问题:一、你为什么要开出版社,又为什么要在俄罗斯开出版社?二、出版社的目标是什么?

      M先生明白无误的说:1、出版不是我的专业,但是我在做独联体和中亚财经新闻记者的几年中,发现俄罗斯以及中亚各国的人根本不了解中国;而图书是非常重要的沟通渠道;可惜,有关中国的俄文书太少太少;所以,决定在俄罗斯开出版社,目的是希望俄罗斯读者了解中国;2、出版社的目标,只能由总编决定,因为图书质量的好坏,只能是总编把控;

      罗曼·米哈伊洛维奇又问:那么开出版社的钱从哪里来?我有点担心,用于维持出版社运作的资金。

      M先生答:我卖掉自己家的两套房子(一套乌鲁木齐核心地段的房子和一套北京房山的房子。),足够维持出版社几年时间的经营:前提是,我们必须小心翼翼做好出版质量,并努力打开销售渠道。

      罗曼·米哈伊洛维奇道:卖掉房子开出版社,你有这么大的决心,那么我也告诉您:我要做一定要做到第一,我有这样的工作经验,也有这样的决心。


      “罗曼,我们好像已经做到第一了。”M生并不是很肯定的说。

      “真的?或许吧。”罗曼一脸蒙圈含糊其辞道。和M先生一样,罗曼也同样属于务实的性格。

图为尚斯国际总编罗曼·米哈伊洛维奇迎接中国政府副总理刘延东。

图为罗曼·米哈伊洛维奇在新书发布会上。


     “不过,我们是不是莫斯科第一或者不是第一,我们还是很清楚。但我们已经很清楚的是,我们公司同事都非常喜欢中国,喜欢中国文化,哪怕是很多同事根本没有去过中国,也不会说一句中文。——别忘了,公司除了您之外,没有其他中国人,大家对中国的喜欢也都是通过我们自己出版社的书了解了中国,并喜欢上了中。这不正是您三年前希望达到的目的吗?”罗曼说道。

      “三年前是我一个人的目的,现在好像已经成了我们两个人的目的:让大家了解中国。”

      “不是的,M先生。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两个人的目的,而是出版社以及整个出版集团所有同事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