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尚斯集团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花开十年尚斯,硕果遍布国际”媒体关注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21-01-14

“花开十年尚斯,硕果遍布国际”

——访尚斯国际出版集团创始人穆平

作者:本报记者 韩显阳《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14日 12版)

【中国人在海外】

与尚斯国际出版集团(以下简称“尚斯”)创始人兼总裁穆平结识,是2019年6月在莫斯科举办的红场图书节上。那天,很多俄罗斯读者围在尚斯的展位前,翻看和购买中国传统文化、汉语教学等方面的图书。不久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穆平讲述了自己在海外艰难创业并逐步取得成功的故事,并谈到作为企业家,也作为中俄文化架桥者的未来期待。

从2010年4月起,穆平从无到有地在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前苏联国家以及日本开了一家家出版社、书店,推广中国主题图书,为世界各地的人们讲述中国故事。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王蒙专门为他题词:“花开十年尚斯,硕果遍布国际”。

闯进出版行业的门外汉

谈及创业初衷,穆平认为这与自己此前在中亚地区的工作经历有关。当时,大量中国个体商户涌入独立不久的中亚各国。他们做生意吃苦耐劳,但却因为诸如大声喧哗等行为而给当地人留下不良印象。穆平说,“我不断地告诉当地朋友,这些并不代表中国文化。也是从那时起,我萌发了将优秀中国文化介绍出去的念头。”

2009年,穆平决定从用俄语出版中国主题图书入手,让前苏联国家读者通过图书来了解优秀中国文化以及当代中国的发展。当时,俄罗斯等前苏联国家难见中国主题图书的踪影,即便凑巧碰到的也都是苏联时代翻译出版的,年代久远。穆平说,随着中国不断发展、强大,很多人都希望了解中国,而阅读是不出国门就能便捷、深入了解其他国家的最好手段之一。

尚斯成立至今,穆平迈过无数坎儿。首次出版的图书就从内容到销售彻底失败。靠着韧劲,这个凭着热情一头扎进出版行业的门外汉,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如今,尚斯已发展成拥有15家实体企业的集团,旗下包括6家出版社,1家杂志社,4个实体书店,2个网上书城,1个旅游会展公司以及1个版权贸易公司。除版权贸易公司在北京外,其余14家分布于俄、哈、吉、白以及日本,境外员工全部由所在国专业人员组成。

时至今日,俄出版商协会主席车切涅夫还总喜欢绘声绘色地描述这些年与穆平的交往:“大雪纷飞、寒冷异常的冬日,一个瘦削的中国人找到我,说希望能在莫斯科开一家出版社。我当时以为也许他就是随便说说罢了。过了一些日子,那个中国人说自己已经出版了一本图书,我也不以为然,原因是每个人都可以出书。那个人后来又说想开一个书店,我还是没在意,反正不少俄罗斯书店都在倒闭。再后来,他出版了几十本书,还在莫斯科最繁华的步行街开起书店——现在,我再不会质疑他会不会成功,而是在猜测接下来他还有什么计划。”

不断摸索经营模式

穆平很喜欢琢磨:“如果把尚斯当作一棵树,出版社是‘树根’,书店是‘树干’。多出好书,根才扎得深、立足也稳,书店茁壮成长,树才能枝繁叶茂。而要想开花结果,还需不断拓展所在国主流销售渠道”。

穆平创办自己的出版社之后,几年下来,一支专业、喜欢中国文化的编辑发行团队被搭建起来。总编辑、副总编辑均来自俄最大出版社。销售部经理从业多年、深谙市场,翻译部主任汉学造诣深厚。他说,“这样的团队能以‘纯俄语’思维和文化视角,实现对中国主题图书海外出版的组稿、翻译、发行和推广。既能迅速了解市场需求,出版的图书容易被本地读者接受,又能赢得本地出版界的尊重。”

2016年7月,尚斯“博库书店”现身莫斯科市中心的老阿尔巴特街。书店占地面积200平方米,主要销售中文图书,以及中国主题的俄语、哈语、吉语图书。穆平告诉记者,“书店深受读者欢迎,《中国书法全集》《历代名家扇面》等传统艺术类、汉语学习类图书屡次售罄。书店还定期举办中国茶、画品鉴,学写中国字,古诗朗诵等主题活动,引起俄各界关注。”谈及开书店这一决策,穆平认为经验与教训都有,“书店地处中心城区,外国游客偏多,客流量有限,如果单纯从盈利角度来说是不足的。不过,从提升尚斯知名度、打造中国文化名片的角度来看,书店无疑是成功的。”

在保持与俄主流发行渠道合作的同时,尚斯还开辟出直接面向当地实体书店、各大专院校、培训机构、图书馆的直销渠道,并且设计、定制了“中国书架”,专门用来展示、销售尚斯图书。

在俄站稳脚跟后,尚斯开始将业务触角向前苏联国家、日本等国延伸。穆平说:“过去走过的弯路成了尚斯的财富。”在吉尔吉斯斯坦、白俄罗斯两国首都为书店选址时,他明确要求在大专院校附近。尚斯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出版量、影响力不断扩大,其出版社、书店均已跻身当地第一梯队。比什凯克的尚斯书店甚至成为当地知名网红“打卡地”,吉电视台、广播、报纸等媒体甚至政界和文化界名人常去书店搞活动。

十年耕耘结硕果

自2016年开始,尚斯发展进入快车道,人员、规模、出版数量迅速扩大。穆平充满自豪地告诉记者,“根据俄数字发展、通信和大众传媒部统计数据,2019年全俄出版的166种中译俄图书中,尚斯出版上架销售的新书多达87种,这意味着尚斯在这个细分领域已占据半壁江山。除此之外,我们还有自组稿图书、再版以及教辅类图书”。据了解,中国文化、文史类以及汉语学习类图书是尚斯的主打方向,从北京出版集团引进的《人生》等中国文学类精品图书被翻译出版。近3年,尚斯年均推出200多种新书。

让穆平感到欣慰的是,尚斯图书不断获得当地读者、社会的肯定。《人生》作为中国现代文学的代表作,成为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授课用书。《中华文明史话》(丛书)2016年获得俄“优秀图书奖”。在俄2015至2019年举办的“全国百种优秀图书”评比中,尚斯每年都有5~6种中国主题图书入选。2019年获此殊荣的《中华经典寓言故事》丛书市场表现尤其突出,多次重印,成为长销品牌。尚斯2018年翻译出版的林毅夫《本体与常无》(俄文版书名为《解读中国经济》),获得俄工商会颁发的“影响俄罗斯经济政策的外国图书”荣誉。穆平说,“尚斯员工很骄傲,因为全俄只有3本图书获此奖项”。

与此同时,这些好书也擦亮了尚斯的品牌。近年来,尚斯陆续获得俄罗斯外交部、大众传媒署、出版商协会共同颁发的“俄年度优秀出版金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俄罗斯秘书处的“优秀俄中文化传播奖”,吉尔吉斯斯坦国家书院颁发的“大众文学传播优秀奖”,哈萨克斯坦文化、体育、信息部颁发的“优秀图书评比优秀奖”等荣誉。

疫情中收获多方支援

谈起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经营状况,穆平既欣慰又担忧。他说,尚斯去年的日子曾异常艰难,一度曾想过断臂求生,关掉所有书店,只保留当地的出版社。当对书店进行盘点清算时,员工和当地读者纷纷真诚挽留,比什凯克书店的一些老顾客甚至打算发起捐款。转机出现在7月,尚斯得到各方伸出的援助之手。来自俄罗斯的动作“最快”,提供了240万卢布(约合23万人民币)补贴,减免了总额达数百万卢布的半年各项税收。日本商业银行的支持力度“最大”,发放了总额为10亿日元(约合6500万人民币)的发展基金贷款。而中国的表现“最暖”,中宣部、作协以及北京市政府都伸出了援助之手。

去年以来,尚斯的图书翻译、编辑、组稿、出版没有停顿,甚至在2020年新进驻国家业务呈现逆势增长。例如,明斯克书店在开业后3个月便实现收支平衡。在俄图书销售排名具有指标性意义的“迷宫”网站,尚斯去年新出版的两部鸿篇巨制《中华文明史》《中华百科全书》11月销量排名分列第一、第二。穆平说,“如此大部头的外国文献,能一上架就成爆款,非常难得”。

穆平谦虚地表示,尚斯目前仍处于“创业初期”,将来会在更多国家开出版社、书店、“中国书架”。他说,用3至5年时间,尚斯将在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扩展业务,并积极向英国、德国开拓,最终希望能够进入数十个甚至上百个国家从而形成“文化传播星链”,“对我而言,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在国外讲述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本报莫斯科1月13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